澎湖旅遊|那年初夏 我去了澎湖

澎湖是一顆台灣海峽上的明珠,用海風、用蔚藍、用樸質的內涵,吸引旅人,進入。

那年初夏,我去了澎湖,那年是我第一次去了澎湖,對於澎湖,有許多了想像。

我想像著那掉落海裡筆直的藍天、那延伸到湛藍深處的浪花、讓我回到過去的閩式老建築、讓我愜意漫步的中央街,以及海邊搖著船、清唱著的小船長,這麼多了想像,堆砌著屬於我旅行中的澎湖群島。

早在十三世紀、中國元朝初期,澎湖已經有了開發的記載,足足比台灣本島早了四個世紀,這個自古以來以海為田的地方,人們的生活自然和海洋脫離不了關係,而給旅人最多想像的,還是那片深邃不見底、藍得純粹的大海。

早晨,就和海邊的海浪聲一起醒來,海邊的沙灘上早已留下遊人蜿蜒、被海水沖淡的足跡,很強的陽光和海浪嬉戲著,映出粼粼的閃光,遠遠的望去,就像是一片飄在海麵上的銀白薄紗,不斷不斷變化著。

朝著這抹白紗,我來到沙灘,把人字拖丟在一旁,暫時拋開文明的束縛,感受屬於這片地球上最原始海洋的觸感與律動。

來到澎湖的季節,是五月,有點強的海風、有點涼的海水,但是仍擋不住想要把身體掉進海裡的遊客們,這個季節,踏在白色的沙灘上,身穿比基尼的女孩奔跑嬉戲著、曬得古銅色神采飛揚的男孩們扛著沖浪板,準備駕馭那猶如千軍萬馬的浪潮,站在浪頭的感覺是什麼?也許,唯有真正站上去了才能感受得到吧!

澎湖的海洋,不是空寂的,而是一種藍得徹底、藍得沒有極限的色彩,它比去過的任何地方的海水都還要美,或許,那是一種基於土地情感的眷戀,而且,來自澎湖的海的味道,有一種熟悉的鹹鹹土味,那就是鄉情了吧!

來到海邊,彷彿,海在背後安靜的看著我,澎湖的海,就是如此的平靜。

想起了劉勰在《文心雕龍‧神思篇》裡說道關於海的一種情感描述,他說︰「登山則情滿於山,觀海則意溢於海。」不管是情還是意,來到大山大海的一側,總是讓人不禁流露出那股宣洩不止的流動。

澎湖,是美的,美得有一種屬於它自己的個性之美,它倚在台灣島的西側千百年來,始終是被人類以某種目的佔領,但是現在,它是一顆台灣海峽上的明珠,用海風、用蔚藍、用樸質的內涵,吸引旅人,進入。

范小哥。大暑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澎湖旅遊 外離島旅遊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范小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